离比赛场地大概20公里

2018-07-07 09:38

  要做“吃螃蟹的人”,这是皮塔的人生态度。他不是第一个代表汤加参加奥运会的跆拳道运动员,但说起参加冬奥会越野滑雪比赛,他可是汤加第一人。

  在16日进行的越野滑雪男子15公里自由技术比赛中,皮塔在119名参赛选手中仅列第114,比冠军慢了将近23分钟。但正如他所说,“我不畏惧失败,而怕没去尝试”,能站在冬奥赛场上已然成功。

  不畏惧失败而怕没去尝试

  上身赤裸涂椰子油,下身穿着传统服饰,汤加代表团旗手皮塔?陶法托富阿在两年前的里约以及如今的平昌,以这一装扮成为两场奥运会开幕式现场的一道别致的风景。

  向梦想致敬!

  于是我们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。此前声称会做好保暖工作的皮塔食言了,开幕式当天平昌气温零下2度,皮塔如同两年前一样,阔步走入平昌奥林匹克体育场。“我不会被冻僵。我来自汤加。太平洋我们都平趟,这算啥!”他笑言。

  皮塔只能独辟蹊径。与其花上30个小时车程,到最近的山地练习滑雪,不如用同样考验平衡能力的轮滑来替代。他想了个好办法,两个轮子间用木板进行连接,场地改为沙滩。这减少了训练条件的限制,可如何停下来成了问题,为此皮塔只能故意摔倒在地上。

  可毕竟实力有限,皮塔在里约的征程只维持了一场比赛和六分钟,就被对手淘汰出局。

  “我经常做一些冲动的决定。”皮塔坦承道。

  “转行”参加冬奥会挑战重重

  夏季项目运动员“转行”冬季项目有先例,但在皮塔之前,还没人从跆拳道转到越野滑雪。究其原因,在于两个项目运动员的身型完全不同。

  已过而立之年的皮塔出生在澳大利亚,在汤加长大。他健硕的肌肉涂上椰子油,在现场灯光的照射下,又多了几分性感。

  通过四站轮滑赛事,皮塔拿到了一些分数,但这不足以确保他参加冬奥会。皮塔只能踏上真正的雪,与其他选手正面较量了。

  新华社平昌2月17日电 题:汤加“跨界”旗手皮塔:我不畏惧失败,而怕没去尝试

  皮塔回忆道,“我们仔细算着雪崩发生的地点,离比赛场地大概20公里。我们就想,如果开车到道路被堵的地方,把车放下,然后徒步20公里,就能赶到比赛地点了,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啊。”幸运的是,在皮塔等人试图通过雪崩地点的第三天,道路被疏通了。

  从夏奥会的跆拳道到冬奥会的越野滑雪,皮塔的舞台变了,但追逐梦想与直面挑战的信念,一直都在他的心里。

  如今生活在澳大利亚的皮塔练习越野滑雪前,就没怎么见过雪。“当你找不到雪时,学习这项运动就变得很困难。”

  为了鼓励滑雪运动在气候温暖的国家推广,国际滑雪联合会承认运动员在一些轮滑赛事中获得的分数,这让皮塔看到了征战冬奥会的希望。

  新华社记者苏斌 周凯 刘宁

  训练场地问题解决了,皮塔又在训练经费上犯了难。滑雪装备太贵,他只能选择租用,少不了的还有食宿以及交通费用,为此皮塔在网上发起一项众筹活动,这项发起于2017年11月的活动目前筹集到了超过2.6万美元经费。

  “这确实很有趣,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刻,可做到这点,靠的还是我20年来的刻苦训练啊。”皮塔说,奥运会开幕式光彩夺目的出场,确实在很多方面改变了他的生活。

  北欧小国冰岛常常制造奇迹。冰岛男足闯入2016年欧锦赛八强令世界足坛震惊。2018年1月,皮塔也在这里创造了属于自己的奇迹。

  2016年8月5日,马拉卡纳体育场,当赤裸上身、着传统服饰的皮塔引领汤加代表团走入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现场时,瞬间“圈粉”无数。

  也就在四个月后,皮塔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。他通过社交媒体发布视频宣布,要让奥运梦想更进一步,准备尝试冬奥会越野滑雪项目。

  参加冬奥会,皮塔面前有三大挑战:没雪,没钱,太重。

  时间紧迫,皮塔和教练争分夺秒,晚上视线不好,他就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照明。在奥地利,皮塔渐渐理解和掌握了越野滑雪的技术和规则。他赛练结合,2o18年六盒宝典网站,第一次参赛前只进行了四周雪上训练。

  奥运六分钟与冲动的决定

  里约奥运会时皮塔的体重超过100公斤,尽管后来减掉了15公斤,他还要比一般越野滑雪运动员的体重多了近20公斤,这势必会影响滑行速度。

  看到与职业越野滑雪运动员的差距后,皮塔常常自问,“这太难了,我到底为何要这样选择?”但他还是抓住了最后机会,晋级冬奥会。

  因为两场奥运会开幕式上的同一个人,仅有十余万常住居民的太平洋岛国汤加走入更多人的视线。

  即便是赶往冰岛争夺冬奥会最后资格,皮塔也花费了不少精力。他和教练前往冰岛的路因为一场大雪引发的雪崩被堵住了,几个人兜圈开了两天车。有时本已走了八个小时的路,却又要折回来换别的路。